第730章 余波
书名:大奉打更人 作者:卖报小郎君 本章字数:479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00:54:28

“咳咳.........”

许平峰捂着嘴,剧烈咳嗽,鲜血从指缝间溢出。

隔了好几秒才平息咳嗽,轻叹道:

“半条命没了,监正老师下手可真狠。”

他环顾众人,给出建议:“先回去养伤吧,诸位伤势都不轻,而我也得花时间炼化青州气运。”

三人一兽里,许平峰自己的情况就不说了,差点死在监正手里,说没了半条命,其实是在挽尊。

伽罗树菩萨头颅无法再生,儒圣刻刀的力量侵蚀体魄,削弱力量,需要时间炼化、拔除。

“白帝”这副肉身的情况,比伽罗树菩萨只差不好,且守门人到手,它现在只想着把长枪送回海外,落袋为安。

至于黑莲道长,没有受到监正针对,受伤最轻。

这样的状态下,他们是不敢直接杀到京城的。

“初代死后能留下后手,让监正吃了大亏,同样是天命师,谁能保证监正没有相应的后手?”伽罗树菩萨稳健的很:

“这一战已经成功铲除监正,没必要急功好利。”

黑莲道长“嘿”道:

“谅他一个许七安,也翻不起什么风浪。了不起再加一个洛玉衡,一个孙玄机,嗯,还有金莲那个杂碎,应该也到三品了。”

许平峰笑道:“别忘了,还有一个寇阳州。”

但那又怎么样呢,别看大奉超凡高手还有不少,但都是些三品二品的货色,己方一个伽罗树菩萨,就能压制洛玉衡寇阳州和许七安,打的他们毫无还手之力。

何况还有白帝,有黑莲,有姬玄,还有他这位二品巅峰术士。

等攻下青州,炼化青州气运,他的实力会更上一层。

............

监正没了...........慕南栀蹲在许七安面前,眼神茫然。

“什,什么意思啊?”

她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慕南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她知道一定是大事,应该许七安脸色从未如此难看,刚才他没照镜子。

不然就能看见自己大难临头,如临末日的表情。

在花神转世的认识里,这个男人骨子里的倔强的、桀骜的、骄傲的,生死面前,也不能让他屈服。

但刚才那穷途末路的表情,是她从没看过的,让她没来由的心慌。。

“大难临头.........”

初步恢复的许七安简单解释了一句,立刻从地书碎片里取出传音法螺,传音道:

“孙师兄,监正是不是出事了。”

国之将亡,气运示警,他知道监正出问题了,但冥冥中的感应无法让他知道具体细节。

法螺那头寂寂无声,连一个字都没有。

许七安一边焦虑的等待,一边扩散思绪,肯定是青州那边出了状况,以如今的局势,只有这种可能。

“以许平峰和伽罗树的实力,顶多拖住监正,不可能在青州的地盘上威胁到监正。但监正确实凶多吉少了.........所以他们肯定有帮手。

“如今的九州各大势力,巫神教对中原的态度,毫无疑问是坐山观虎斗,甚至存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心思。但就目前的节点来说,巫神教肯定不希望大奉败的这么快。

“巴不得狗咬狗,厮杀的更惨烈一些,所以大巫师萨伦阿古多半不会参与。

“其他势力中,蛊族不可能与大奉为敌,且自顾不暇,精力放在镇守极渊。阿兰陀那边有南妖盯着,他们敢入中原援助许平峰,九尾狐早就带着熊王和神殊推平阿兰陀,解印神殊头颅了。但之前通过白姬和她沟通,她似乎没这方面的想法。

“北方妖蛮已经废了,一个三品的大妖烛九,难成大器。

“各大势力之外的超凡里,天宗肯定排除在外,地宗的黑莲与天地会不死不休,而我作为天地会最靓的仔,肯定是他针对的对象。

“白帝是大荒,大荒图谋守门人,与许平峰有联系,但他未必愿意出手对付监正,因为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,许平峰未必能拿出足够的筹码请动他,此兽存疑。

“所以单凭一个黑莲入伙,不可能威胁监正,许平峰另有杀手锏..........”

分析到这里,许七安已有相应猜测——初代监正!

初代监正姓柴,柴家守的墓就是初代监正留下的,而许平峰早已收集地图,掌控了那座大墓。

如果世上还有什么能威胁到天命师的,那肯定只有天命师。

这时,传音法螺里,响起了袁护法的声音:

“许银锣,我是袁护法。”

许七安霍然惊醒,略显手忙脚乱的抓起法螺,置于耳边,迫切的问道:

“你说!”

那边沉默了几秒,袁护法道:

“干他娘的,监正老师不可能会死.........老子要杀光云州那群杂碎.........监正老师不会死的,不会的.........干他娘的,干他娘的.........

“现在该怎么办.........监正老师没有任何交代.........老师真的被杀了?干他娘的,老子要灭了云州那群杂碎.........”

这是孙玄机最真实的内心。

监正,死了啊。孙师兄心态崩了..........许七安表情木然的听着,瞳孔微微放大。

他默默放下手里的法螺,寂然而坐。

慕南栀一声不吭的蹲在他身边,怀里的小白狐蜷缩在她怀里,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,小心翼翼的看着他。

隔了一阵,许七安问道:

“青州局势如何?”

袁护法沉默片刻:

“孙师兄的心没告诉我.........”

孙玄机脑子乱糟糟的。

“但青州多半是守不住了,我估计会撤退,撤到雍州去。”袁护法给出自己的判断。

“我明白了.........”许七安结束了传音。

............

蛊族。

极渊边缘,带领一众超凡首领,准备进入极渊清理蛊兽、蛊虫的天蛊婆婆,突然顿足北望。

身边的蛊族首领、四品高手,纷纷停下脚步。

烟视媚行,扭着小蛮腰的鸾钰,好奇问道:

“婆婆,怎么了?”

天蛊婆婆沉吟许久,脸色凝重:

“监正,没了.........”

天蛊能偶尔看到未来的画面,刚才那一瞬间,天蛊婆婆看到的是大奉观星楼的八卦台。

空荡荡的八卦台。

作为一名二品天蛊师,她对未来的一角,向来秉持着重视的态度。

仔细解读后,明白了那未来一角的寓意——大奉此后,再无监正!

监正没了.........在场的蛊族超凡首领,面露茫然。

什么叫监正没了?

监正怎么能没了,那样的话,大奉怎么办?

换成以前,他们得知这个消息,恐怕会欢欣鼓舞,庆祝大奉失去这位守护神。

但如今,虽然算不上与大奉绑在一根绳上,但也是下了血本的。

尤其是力、心、尸、暗四大部族的首领,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,心蛊师淳嫣蹙眉道:

“婆婆,此言何意?”

天蛊婆婆摇着头:

“老身只看到监正没了,或许死了,或许被封印了,更详细的情况,便不知道了。”

众首领脸色瞬间难看。

根据他们对天蛊的了解,婆婆既然把这个消息说出来,那说明这是一件已经发生的事,不算泄露天机。

“这........”鸾钰收敛媚态,皱起精致的眉头:

“没了监正,大奉如此抵御云州和佛门联手,那,那小子还欠我三个月的肉偿呢。”

莫桑..........龙图侧首北望。

...........

靖山城。

萨伦阿古站在荒芜的山巅,望着南方。

“弑师,是术士的宿命,你因弑师崛起,又因弑师收场,乃因果循环。”

他接着望向远处祭台,巫神雕塑,感慨道:

“没了守门人,你们这些超品,总算是松口气了。只是引来了大荒重临九州,不知是福是祸。”

大巫师叹息一声:

“你既已殒落,我们之间的赌注,便不作数了。”

他朝南方抬起手,高声道:

“来!”

青州,云州军营里,一道流光冲突重重束缚,朝着东北方而去。

............

阿兰陀。

广贤菩萨盘坐在菩提树下,望着金钵投射出的伽罗树菩萨身影。

他安静的听伽罗树说完,双手合十:

“阿弥陀佛,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。”

顿了顿,他沉声道:

“你切记,推翻大奉之前,务必让许平峰来一趟阿兰陀,佛门不能再重蹈五百年前覆辙。

“另外,那位神魔后裔需得警惕,我们至今不知道他有何谋划。”

伽罗树菩萨因为没有脑袋,所以无法点头,也做不出表情,只是简单的“嗯”一声。

广贤菩萨又问:

“接下来有何部署?”

伽罗树声音洪亮,语调却平淡:

“待许平峰炼化青州气运,待本座拔除儒圣刻刀之力,养好伤势,再北上征伐。”

广贤菩萨沉吟片刻,颔首赞同:

“此乃稳妥之法。”

............

云鹿书院。

赵守把亚圣儒冠、儒圣刻刀重新请回亚圣殿。

他轻叹一声,走出大殿,朝着司天监方向作揖。

...........

皇宫。

永兴帝坐在铺设黄绸的大案后,右手支撑着头,轻轻捏着眉心,神态疲倦。

他时而抬头看一眼御书房的大门,焦急的等待着。

不多时,掌印太监赵玄振步脚步匆匆的身影出现,迈过门槛,快速奔了进来。

“怎么样?见到监正了吗。”

永兴帝立刻起身,双手撑在案边,死死盯着赵玄振。

后者微微摇头:

“奴婢见到了宋卿,传达了陛下的意思。宋卿上了八卦台,说监正并不在司天监。”

永兴帝眼里的光芒渐渐黯淡,颓然入座,有气无力道:

“宋卿可有说监正在何处?”

赵玄振摇一下头,欲言又止。

永兴帝眉头一皱:“有话便说。”

赵玄振小心翼翼道:

“当时宋卿脸色并不好,有些口不择言,慌慌张张。奴婢询问,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说可能出大事了........”

可能出大事..........永兴帝陷入沉思,内心涌起不祥预感。

这时,外头值守的侍卫,甲胄铿锵的来到御书房门外,抱拳躬身,大声道:

“陛下,众亲王、郡王求见。”

永兴帝一愣,心里不祥的预感顿时加重。

...........

青州,布政使司。

一位位吏员沉默着进进出出,一份份战报摞在布政使杨恭的案边。

“宛郡沦陷,守军全军覆没,大儒张慎不知所踪,生死不明..........戚广伯纵容叛军、流民在城中大肆掠夺、屠城,宛郡一夜间化作废墟........”

“东陵临近的郭县沦陷,守将赵广带着两千残部撤离,孙玄机离营而去,不知所踪........”

“松山县沦陷,飞兽军折损过半,守将竹钧率部众迎击敌军,死战不退,力竭而亡。许新年率领蛊族残部共八百人,守军三百人撤离,途中遭遇敌将卓浩然追杀,许新年身中一刀,生死不明.........”

一夜之间,青州第二道防线全面崩溃,青州军损失惨重。

这让青州高层失去了对局面的掌控,震动惊骇之余,造成了一定的骚乱和惶恐。

“诸位,青州保不住了,本官决定,退守雍州。”

杨恭深吸一口气,缓缓扫视堂内众官员、幕僚,沉声道:“去准备撤离的诸多事宜吧。”

所谓的诸多事宜,包括清空各大粮仓、军需辎重、银两,以及强行迁徙百姓。

当然,按照旧例,迁徙的百姓是乡绅士族阶层,而非真正的底层百姓。

这不是说视百姓如刍狗,而是在战乱时期,底层百姓确实没有任何价值。乡绅贵族阶层有钱、有粮、有人,笼络住他们,朝廷就能得到相应的回报(好处)。

而底层百姓什么都没有,该放弃就要放弃,否则会吃垮、拖垮朝廷。

众官员默默起身,朝杨恭行礼,沉默的退出大堂,各自忙碌。

偌大的堂内,顷刻间不见人影,寂寂无声。

阳光从格子窗外照进来,这位布政使大人,枯坐在堂内,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几岁。

.............

永兴一年,冬。

青州失守,布政使杨恭率残余军队退守雍州,与云州军展开对峙。

天下震动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