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5章 妖蛮使团
书名:大奉打更人 作者:卖报小郎君 本章字数:2987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00:54:28

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,许七安没有骑乘小母马,毕竟像小母马这样神骏的马中美人,很容易被人认出来。

大雨倾盆,他乘坐着许府的马车,车轮滚滚,驶向皇城。

马车在皇城门外遭到阻拦,守城的士卒见到车身写着的“许”字,不敢大意,上前查看。

放眼京城,能进皇城的许家只有一个,而这个许家里,某人刀斩国公,得罪了皇室、宗室和勋贵集团。

是绝对不能放他进皇城的。

许七安掀开帘子,把官牌递过去。

士卒检查一番后,仍然没有放行,通知了羽林卫百户。

羽林卫百户冒着大雨,匆匆赶来,接过官牌端详了几眼,而后看向端坐车厢内的俊美年轻人,在他脸上审视了片刻,道:

“许大人今日休沐?”

许七安没有穿二郎的官袍,一身便服出行。

许新年是翰林院庶吉士,翰林院衙门在皇城内,他有资格出入皇城。但因为今日休沐,所以羽林卫百户才会有次一问。

皇城守卫对我们家警惕性很高啊,我敢肯定,如果是我本人,恐怕就算有怀庆或临安带着,也进不去皇宫了。这是午门骂街和掳走两个国公事件的后遗症...........他捏着许二郎的声线,平静道:

“本官去拜访首辅大人。”

许七安面不改色的感慨:“那确实可惜了。”

洛玉衡轻飘飘的看他一眼,声音柔和但不含情绪的开口:“有何事?”

“在下想问一问关于上一任人宗道首和先帝的事。”许七安道。

“我父亲和先帝的事?”

洛玉衡有些诧异的反问了一句。

“我查过先帝的起居录,先帝虽未曾修道,但亦对长生之法颇感兴趣。我想知道,他有没有修道?”许七安直言了当的开口。

洛玉衡沉吟片刻,道:“我父亲死于天劫。”

这,和我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吗.........

“他原本不用死,只是监正不允许人宗搬入皇城,这才导致我父亲业火缠身,在天劫之下身死道消。”洛玉衡淡淡道:

“因此,先帝并未修道。”

顿了顿,她一副淡然的语气说道:“我恰好还有一枚,索性留着无用。

袖子一挥,一枚符剑安静的躺在桌上。

御花园。

阁楼,眺望台。

元景帝负手而立,俯瞰暴雨中的御花园,笑道:“朕宫里花虽然争奇斗艳,美不胜收,奈何过于娇嫩,经不起风雨摧残。”

雨幕中,一簇簇鲜艳的花朵弯折了身躯,花瓣随着雨水漂浮。

身后,魏渊捧着茶,小口浅啜,淡淡道:“花本就是取悦主人的,越是柔软,主人越是喜欢。陛下既喜欢她们柔弱,却有嘲笑她们不堪摧残,委实是没有道理啊。”

背对着魏渊的元景帝,眸中锐利光芒一闪,笑呵呵道:“对朕来说,只要呵护最美的那朵花就行了。魏卿,你觉得呢?”

魏渊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。

元景帝继续看雨,叹息道:

“楚州动荡后,淮王战死,吉利知古殒落,烛九同样遭受重创,北境虚弱。巫神教这次来势汹汹,若是北方妖蛮领地沦陷,大奉从北到东所有边境,都将被巫神教包围。

“魏卿,你是兵法大家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魏渊没有犹豫,回答道:“朝廷自然是要派兵支援东北的,但该要的利益不能少,北方蛮族常年滋扰边关,这回,轮到大奉在他们身上割肉吸血了。”

元景帝露出笑容:“翰林院要修兵书,朕看了,修来修去,毫无新意,蛮族使团入京后,只怕得笑话我大奉。魏卿是百年罕见的帅才,不妨去翰林院指教一二。”

兵书是向妖蛮使团展示“国力”的一部分,兵书越多,说明大奉的兵法大家越多。其重要性,仅次于火炮演习。

大奉如今用的兵法,仍是云鹿书院读书人以前留下的,再就是当代兵法大儒张慎所著的《兵法六疏》。

反倒是魏渊这位公认的绝世帅才,未曾留下一字半句。

魏渊摇头。

元景帝丝毫不生气,道:

“国子监今日原本想在芦湖举办文会,一场大雨阻碍了文会。朕打算等使团入京后再让国子监举办文会。届时,魏卿可以去坐坐。”

魏渊这才点头。

接下来的两天里,北方战事以及使蛮族在朝廷的推动下,开始在京城流传,先是在士大夫阶层传播,之后是商贾和市井。

一时间,官场、士林、学院、茶楼、酒楼、勾栏、教坊司..........掀起了热议,宛如狂潮的热议。

市井百姓们对于妖蛮使团怀着恨意,对大奉打算出兵援助妖蛮的意向持反对态度。

平民的爱恨直来直往,不会去管大局观,他们只知道北方妖蛮是大奉的死敌,自建国六百年来,大战小战不断。

远的不说,就最近的,楚州屠城案前后数月,北方妖蛮就不停的滋扰边境,烧杀劫掠。

而贵族阶层眼界更高,更理智客观,主战思想和观望思想激烈碰撞,不像市井百姓,几乎是一边倒的反对。

其实不仅是京城,朝廷决定出兵时,便已发邸报给各州,不需要太久,当地官府就会推动主站思想,广而告之。

在这样全民热议的环境里,一支来自北方的使团队伍,乘坐官船,顺着运河来到了京城码头。

这支妖蛮组成的使团,由蛮族十二部里的精锐,以及妖族六部里的高手组成。

而领队的两位却是年轻人,其中一位青年白发,俊秀的容貌在蛮族里属于异类,他脸上总是带着笑,眼睛始终是眯着的。

裴满西楼,蛮族十二部中,白首部首领的长子。

白首部以智慧著称,算是蛮族里的异类,而这位裴满西楼,是异类中的异类。

他对中原文化研读颇深,蛮族劫掠楚州边境时,抢的都是女人和粮食。唯独他,不要粮食不要美人,只抢书。

四书五经,文人传记,乃至一些没有营养的趣味话本,来者不拒,嗜书如命。

另一位则是妖族狐部的公主,黄仙儿,她穿着北方风格的皮质衣裙,裙摆只到膝盖,露着两条纤细笔直的小腿。

衣服只遮住重要位置,露出小麦色的肌肤,浑圆的香肩,线条紧绷的小腹,透着野性的美感。

而她的脸蛋娇媚。一颦一笑透着勾人的魅力,与性感野性的身躯恰恰相反,杂糅出动人心魄的美。

妖族狐部的女子,最是妩媚多姿。

两人站在甲板上,望着等待在码头的大奉官兵,黄仙儿娇笑道:“书呆子,这趟要是空手而归,搬不来救兵,我们可就惨啦。”

裴满西楼迎着江风,语气平静:“援兵能不能请来,只取决于我们付出多少。”

他遥望着京城,眯着眼,笑道:

“京城有云鹿书院,儒家圣人大弟子所创的书院,两百年前,儒家最辉煌的时候,四海臣服,别说我们神族,便是西域佛国,也得忍受儒家的出尔反尔,将传承从中原挪回西域。

“京城有国子监,虽不修儒家体系,但正因如此,读书人有更多时间和精力开拓学问,天文地理,士农工商等等,涉猎颇多,如果能把国子监的藏书阁搬回北方,我这辈子都不用南下。

“京城有魏渊,誉为大奉开国六百年来,屈指可数的兵道大家,元景6年,镇守北方的独孤将军逝世,我神族十几万骑兵南下劫掠,他只用了三个月,就杀的十几万骑兵丢盔弃甲。二十年前,山海关战役,如果没有他,整个九州的历史都将改写。

“京城有监正,俯瞰中原五百年,心思宛如天机,神鬼莫测。

“京城有诗魁,号称两百年来,诗坛第一人,便是两百年以前的大奉,也难找出第二个。

“京城,向往已久。”

裴满西楼吐出一口气,笑道:“京城人杰无数,我满肚子学问,终于有了敌手。”

PS:一顿操作猛如虎,真实字数4000。我以为我码了4万字,这个世界太不真实了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